中国军事专家:“遏制”为俄罗斯军事战略新走向

更新时间:2021-06-23 13:02:26 作者:紫晶雪莉 阅读:192

俄格武装冲突结束后不久,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曾指出:“从现在起,俄罗斯是一个不可低估的国家,俄罗斯将考虑加强国家安全问题,继续发展军备和粮食产业,在必要时采取防范侵略措施。”联想到近年来俄罗斯所面临的国际环境及俄在军事领域所采取的一些重大应对措施,人们不难理解,俄罗斯军事战略出现新变化实属事出有因。

“强硬”——俄军的新标签

纵观近期俄罗斯一连串举动可以看出,俄罗斯国家和军队正在展示近年来不常见的“强硬”姿态。

这首先表现在俄格武装冲突上。在北约不断东扩和西方国家鼓动中亚诸国进行“颜色革命”的态势下,俄罗斯感到国家利益受到了威胁。而在俄格冲突中,俄罗斯一改以往谴责多、行动少的做法,断然出兵南奥塞梯,随后宣布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对此,前北约盟军总司令韦斯利·克拉克坦言:“这是俄罗斯的权力声明。”

在战略遏制方面,针对美国在东欧建立反导系统,俄军频频试验新式导弹。8月28日,俄军战略火箭兵部队成功试射了一枚RS—12M“白杨”导弹。据称,“白杨”导弹射程为1万公里,可携带1枚55万吨当量的核弹头,并能有效规避反导系统的探测。

在显示军力方面,继2007年8月恢复战略轰炸机不间断远程战斗值班飞行后,今年9月10日,俄罗斯空军2架图—160型远程战略轰炸机又途经北冰洋和大西洋,首次降落在委内瑞拉。俄军宣称,此举除了要提高俄军远程作战能力外,也是要显示俄军在世界重要地区的存在。同时,俄军开始扩建在叙利亚塔尔图斯港和拉塔基亚港的海军基地。

俄罗斯军费开支也呈现出逐年大幅增加的趋势。在普京担任总统的8年间,俄罗斯的军费开支以每年27%左右的幅度递增。2007年,俄罗斯军费开支约合328亿美元,2008年度增加到约400亿美元。

与此同时,俄军加强了演习的遏制意味。今年7月上旬至中旬,即格俄冲突爆发前不到1个月,美军和格鲁吉亚军队于格境内举行代号“立即反应—2008”联合演习。此后不久,俄军于7月13日至8月1日即在北高加索黑海至里海地区进行了代号“高加索—2008”的联合反恐演习,共投入兵力8000人,以及700件陆地装备、30架飞机和直升机。由于俄军这一演习是在南奥塞梯地区局势极度紧张的时机进行的,演习科目又包括兵力投送、封锁冲突地域、进攻作战和武装管制冲突地域等,动用的兵力几乎都是后来参与俄格冲突作战的部队,因此被视为俄军对美格演习的强硬反应。

“遏制”——俄军事学说新核心

在进入21世纪后的短短几年时间里,国际形势和俄罗斯国内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这是导致俄罗斯调整军事战略的主要原因。

就内部来说,俄罗斯综合国力得到了明显的提高,在政治上建立了以梅德韦杰夫和普京为首的坚强领导,在经济上发展速度超过了世界经济增长平均水平,在军事上走上快速改革道路。随着综合国力的增强,俄罗斯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也相应发生了积极的转变。

与此同时,俄军认为俄罗斯外部安全威胁也在增加,其突出表现是美国加紧推进北约东扩,坚持在东欧部署导弹防御系统,某些国家着力在俄罗斯周边部署重兵集团,并不断对俄罗斯提出领土要求,特别是在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国发生的“颜色革命”,对俄罗斯构成了严重的政治威胁。此外,针对俄罗斯的恐怖主义依然存在,在俄罗斯周边地区爆发武装冲突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针对上述变化,2000年,时任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批准的军事学说确定以“遏制”为核心,即遏制对俄罗斯安全和利益的军事威胁与军事-政治威胁,目的是在平时制止对俄罗斯或其盟国的武力施压和入侵,战时则是防止侵略升级,使俄罗斯在可接受的条件下停止军事行动。这一现行军事学说颁布8年来,从近期俄罗斯采取的一系列重大举措,特别是出兵南奥塞梯可以看出,俄罗斯军事战略的走向将沿着更加积极主动的强硬“遏制”方向发展。

首先,依靠强大的军事实力来防止和遏制对俄罗斯的各种威胁。俄军强调,国家利益要求俄军必须时刻保持高度战备,确保对任何潜在敌人能成功进行战略遏制,尤其要以战略核遏制来应对可能遭到的入侵。俄军高层认为,未来战争虽以高精尖武器为主实施,但始终处于使用核武器的威胁之下,特别是如果俄罗斯各个战略方向上的态势处于明显不利时,核武器就成为最重要、最可靠的战略遏制手段。俄罗斯必须坚持大力发展核武器,以保持强大的遏制力量。所以,针对美国在欧洲部署导弹防御系统,俄军一再强调有可能采取积极的对应行动。另一方面,俄军也强调要继续发展常规武器,特别是常规战略武器,以确保国家长期的战略安全和提高应对局部武装冲突的能力。俄军认为,在当前条件下常规战略武器是实施战争的决定性因素之一。西方军界提出的所谓“陆军无用论”,完全是迷惑人的。俄军强调不应被这种论调所迷惑,相反,必须保持强大的地面集团以对付可能的外来威胁。俄罗斯出兵南奥塞梯,就表明了俄罗斯对抗威胁的新思路。

其次,通过在全球各个地区显示实力、显示存在,进一步加强“遏制”。俄罗斯领导人不断强调,俄必须在全球各个地区显示实力、显示存在,此举不仅能够有效应对威胁,遏制威胁,而且会产生震慑作用。所以人们才会看到,俄空军恢复了战略轰炸机远程战斗值班飞行,海军则恢复了远洋巡航训练。

再次,加强训练与演习,既提高军队战斗力,又能持续产生遏制效应。苏联解体后,俄军的战役训练和战斗训练一度削弱,军队战斗力受到严重影响。随着俄罗斯经济的复苏,从2002年开始,俄军加大了训练投入,当年的人均战斗训练开支即超过2001年1.2倍。训练重点则是演练跨区投送兵力,强化在局部冲突和边境冲突中的反游击能力,等等。俄军计划到2010年,人均战斗训练支出与2000年相比将增加2倍。俄军战役训练和战斗训练明显增强的突出表现是大规模演习增多,2005年至2008年,俄军先后举行过的演习有“东方”系列、“贝加尔湖”系列和“稳定”系列等。与此同时,与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武装力量的联合演习,已成为俄军的传统演习项目。

战略遏制——俄军建设的新指引

俄军认为,随着美军太空作战理论与实践的不断完善,2020年前,空中和太空将成为一体化的作战领域。在这种情况下,单纯的防空体系已无法保障抗击对方的空中——太空一体化袭击。有鉴于此,俄军高度重视建立战略性一体化空中——太空防御系统,以增强遏制和作战能力。早在2002年11月,俄罗斯国防部就确定了发展空中——太空防御应采取的具体措施,强调空中——太空防御系统既是俄罗斯国家和武装力量战略防御体系的主要组成部分,也是俄罗斯主要的战略遏制手段。2006年4月公布的《2016年前后俄联邦空中——太空防御纲要》,则确定了发展国家空中——太空防御体系的10年构想。今年9月26日,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又再次强调了建设空中——太空防御体系的必要性。目前,俄军已基本形成了空中——太空防御系统所必需的四个分系统:侦察和导弹袭击预警分系统、毁伤(压制)分系统、指挥分系统和保障分系统。预计今后一个时期,俄军将斥巨资继续完善和发展空中——太空防御系统。

与此同时,俄军大力改革军队战斗编成结构并建立跨军种指挥体制。今年9月15日,俄总统梅德韦杰夫批准了俄军新的战斗编成结构方案。其基本内容是优化军兵种结构,裁减军队员额,以便将俄军建设成机动性更强、效率更高的军队。根据规划,到2012年,俄军员额将由目前的113万裁减到100万,从而使军队更加精干;到2020年,俄军的战斗编成将出现全新的结构。

在作战指挥体制上,严格区分军事指挥机关的作战与行政职能,建立专司作战指挥的机构,以提高战时作战指挥效率。从2005年起,俄军开始进行由军区领导体制转为跨军种的地区司令部领导体制的试验。根据新体制,现有的军区不撤销,但仅负责行政与保障。地区司令部作为最高统帅部和方面军之间的中间环节,则主要用于战役计划和指挥,不具有行政职能。由于地区司令部摆脱了繁重的行政职能,平时可预先进行全面的作战准备,战时则可统一指挥各军种和强力部门的兵力迅速投入作战,从而大大提高了指挥效能。

当前,拥有广博资源的俄罗斯经济发展势头良好,出兵南奥塞梯又进一步增强了其军队在国内的威望。可以预见,未来俄罗斯军事战略的“遏制”思想将会更加积极,更加主动,俄军建设也将会取得更大的发展。用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的话说,“俄罗斯武装力量将呈现新的现代化面貌”。(国防大学战役教研部教授 李大军)

扩展阅读

欢迎留言: